标签为 "people" 的存档

80元钱的处女

阅读更多…

《清明上河图之城管来了》续集

中国人可以很委屈的活着,但并不能安贫乐道,中国人唯一不认可的成功就是:人生的平淡

英国某小镇。有一个青年人,整日以沿街为小镇的人说唱为生;这儿,有一个华人妇女,远离家人,在这儿打工。他们总是在同一个小餐馆用餐,于是他们屡屡相遇。时间长了,彼此已十分的熟悉。

有一日,我们的女同胞,关切地对那个小伙子说:“不要沿街卖唱了,去做一个正当的职业吧。我介绍你到中国去教书,在那儿,你完全可以拿到比你现在高得多的薪水。”

小伙子听后,先是一愣,然后反问道:“难道我现在从事的不是正当的职业吗?我喜欢这个职业,它给我,也给其他人带来欢乐。有什么不好?我何必要远渡重洋,抛弃亲人,抛弃家园,去做我并不喜欢的工作?”

邻桌的英国人,无论老人孩子,也都为之愕然。他们不明白,仅仅为了多挣几张钞票,抛弃家人,远离幸福,有什么可以值得羡慕的。在他们的眼中,家人团聚,平平安安,才是最大的幸福。它与财富的多少,地位的贵贱无关。于是,小镇上的人,开始可怜我们的女同胞了。

中国山东,有这样一对夫妇

刚刚结婚时,妻子在济宁,丈夫在枣庄;过了若干年,妻子调到了枣庄,丈夫却一纸调令到了菏泽。若干年后,妻子又费尽周折,调到了菏泽,但不久,丈夫又被提拔到了省城济南。妻子又托关系找熟人,好不容易调到了济南。可是不到一年,丈夫又被国家电业总公司调到重庆。

于是,她所有的朋友,就给她开玩笑——你们俩呀,天生就是牛郎织女的命。要我们说呀,你也别追了,干脆辞职,跟着你们家老张算了。

但是,她以及公婆、父母,都一致反对。“干了这么多年,马上就退休了,再说,
你的这么好,辞职多可惜。要丢掉多少钱呀!再干几年吧,也给孩子多挣一些。”

其实,他们家的经济条件已经非常优越。早已是中层阶级,但是他们仍然惦念着那一退休.于是,夫妻两个至今依然是牛郎织女。

我们,是一个尚义轻利的民族。

chinese-people

阅读更多…

亲戚(转载)

1、弟弟想买车,开始说要买马3,后来又说要买马6。我说你还没毕业,第一辆车碰碰擦擦是难免的,还是买台便宜的,多的钱哪怕出去玩好了。他不肯,非要买。我知道他的心思,他最大的目的不过是把车开回家,在亲戚和父母面前给自己一点虚荣心。中国父母的教育永远残忍,一旦我跟弟弟做的事情不符合父母的价值观,父母的反应往往是:“你怎么这么差,你就是不如谁家的孩子,你的人生好失败。”弟弟更惨,父母还会对他说:“你就是不如你姐姐。”高中时他因此脾气变得非常狂躁。大学他开始自己创业什么的,我一直没有反对。但昨天我忽然觉得自己错了。大学教育虽然无用,但依然有助于培养一个人完整的自我,与同学之间的互动更有助打开眼界。弟弟从大一开始就没怎么好好在学校待着,交往的人也都是工作方面的。他归根到底还是那个高中的孩子。敏感,自卑,不知所措,想拿东西武装自己。

2、每次过年回家都像是走进异度空间。周围人关心的事情,他们的价值观,是多么不同。亲戚和父母并不了解你的生活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们关心的是:“你现在什么职位。你挣钱多少。你买房买车了吗。你结婚了吗。那老公是当官还是做生意。你生孩子没。”如果不是我心理强大,每次过年得被这种无休止的强加的价值判断给逼疯。我采取的方式是置之不理。表情淡漠。几年下来,现在我回家,没人敢问我这些了。也不再关心我了。我像是飘在家族上空的一个幽灵。而弟弟不同,他在被这些东西影响与侵蚀,被那些有意无意的玩笑:“听说你都自己挣钱了,哎呀了不起啊,挣了一百万有吗?”他当然不可能挣了一百万,他们就是这样轻易地摧毁你,让你觉得受挫与绝望。我真想跟弟弟谈谈,让他了解这些。

3、堂弟在大学时是个风流人物,后来去了某个镇上的农业银行。中间他几度痛苦,曾经想过跳槽至南京的某个房地产企业。家里当然不会同意,银行多好啊,哪怕只是镇上的银行,而且那个镇还是出了名的富有。他最终没有走,随后跟一个富有的生意家庭的女孩子结了婚。这次过年回家,他搞了辆大客车拉亲戚们去参加他的婚礼,席开120桌。他胖了很多。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容易交流。后来说到香港,因为他前段时间也刚去,他说:“香港真是没什么好玩的,太无聊了,我们在那边就是购物,我的信用卡本来额度8万,后来临时打电话回来让他们帮我把额度调到10万,还是刷爆了。现金就别说了……”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就沉默了。

4、我总想起那些被淹没的孩子们。我的堂妹,本来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娇小姐,毕业之后伯父让她进了小城里的电力公司。现在她生了个儿子,每句话讲的都是儿子的故事,吃饭时一口一口的喂他。她讲起单位一个女同事,30岁,还没生孩子,同事们都嘲笑她。我想象那个可怜的30岁的年轻女人,因为没有及时生孩子而被耻笑。我也想到自己,幸好我每年只需要回家一次。还有曾经中学跟我每周一起去伯父家吃饭的朋友,那个时候还是一脸羞涩的少年气,东大土木工程毕业,想留南京,父母不肯,被拖了回去,这次再见,他就像个邋遢的中年人。

5、我另一个堂妹,现在在东大读研,我问她:你毕业之后准备去哪里?她说如果要进电力系统,就得回南通。她父母立刻说:“那不是很好嘛!”但她说:“我不想回去,我想留在南京。”她在南京,从不打电话给我,有时周末喊她吃饭,她也经常推辞。我知道她就像当年的我一样,小心翼翼与亲戚们保持最远的距离。也没什么其它原因,只因为他们是亲戚。

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http://qiaomaimai.blogbus.com/logs/104579416.html

qinqi